社工生涯

進步社工關鍵字【11】: 社工生涯

甚麼是工作?一個社會中,大多數人不得不出租自己,將自己勞動的寶貴能力,交給掌握社會財富的人,才能換取生存的權利。這可不是新現象,而是資本主義興起兩百多年來的狀況。

 

只是,新舊大不同。舊式資本主義強調大規模生產,每人在大型的公司架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整個人生都花在架構階梯爬升之上。雖然這樣的官僚架構可能浪費資源又欠缺效率,不過作為工人,也不無好處。至少把自己的人生投放在工作上,既可安心地得到穩定的工作,又可以從中發展技術精神(craftsmanship)。可是,在新的、所謂彈性資本主義(flexible capitalism)下,彈性制度得到空前的應用,返工本身的意義隨即改變。工廠及大機構這種穩固的生產框架逐漸瓦解;取而代之的,是不斷的機構重組(engineering)、公司瘦身(down-sizing)和工作外判(out sourcing)等。終身不變的職業幾乎是一種奢求,穩定的工作秩序、可預期的事業前景、有願景的在職培訓,也成了遙不可及的夢…。

 

原本所講的生涯(career)已經被封住,員工可能從一種工作轉換到另一種工作,工作職位(job)變成一片片零碎的碎片。「彈性」引來了焦慮,已是心照不宣的事。因為工人並不知道他們冒的風險會否有所回報,也不曉得可以走哪一條路去發展生涯。雖然名義上彈性資本主義帶給工人有更多的自由,但實際上,新的秩序只不過是廢除了舊有的穩定性,而帶來新控制–對個人品格的侵蝕(corrosion of character)而已。例如「短期約聘」(short term contract)的原則侵蝕了信賴感、忠誠度,以及互相託付的精神;而架構重組(re-engineering of Corporation),亦只能為員工徒潻焦慮。

 

很多研究都顯示,今天的社工越來越不快樂,「忙碌」、「焦慮」、「壓力」、「不安」等情緒累積而成「社工的迷惘」–不管完成的任務再多再好,似乎都嫌不夠;再高的效率和積效,回頭看都仍嫌太慢、太少;無論是哪個崗位的社工,都同樣處於「誰需要我?」的高度焦慮中。

 

社工的生涯規劃呢?恐怕只能在獨秀的花言和空洞的巧言之間徘徊而已。

廣告

About 進步社工

進步社工話語
本篇發表於 進步社工關鍵字, 進步社工成員, 邵家臻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