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did not come into social work for this!

我們不是來幹這樣的社會工作的!!

I did not come into social work for this!

何慧芝 進步社工團隊

越來越多前線社工感到burn-out及迷失,究竟,社會工作的核心價值在那裡去?

2004年,英國社工舉辦的討論會,主題是「I Did Not Come into Social Work for This!」

一把清晰響亮的聲音,為反抗反叛帶來新改革的可能性。

(一)社工價值被新自由主義侵蝕

在管理主模式下的社會工作及關懷運動,皆以物有所值(value for money)作為最關鍵的考慮.換句話說,新自由主義政策(neo-liberal policies)正擴張至社會工作及照顧上(social care),令社會工作核心價值被矮化及邊緣化.新自由主義不僅削弱了社區工作(community work)手法,並且對傳統及關係為本的工作手法也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.

(二) 道德權力主義

道德權力主義(moral authoritarianism)的擴張已漫延至各項的社會政策上,而社會工作者也漸漸成為替政府政策護航的其中一個管道.舉例: 新自由主義主張 “個人責任制”. 當社會結構性問題觸及時 (如失業), 政府鼓動基層市民要自力更新, 除非老弱傷殘, 否則, 有手有腳而領取綜援是不當的. 這種無形而至有形的責備, 充斥在社會每一個角落, 由綜援養懶人, 而至市民不能胡亂向政府領取福利等等, 整個社會意識形態, 由政府政策, 傳媒, 社署, 甚至非政府的資助機構及社會工作的工作方針, 也漸漸推向 “個人責任制的道德福利觀”.

近年,英國著名社會政策教授Alan Walker 提出,社會質素(social quality)應包含四個重要因素:

(一)社會及經濟安全social-economic security(包括:就業及勞動市場,健康,環境及食物的保障及安全);

(二)社會凝聚力 social cohesion(包括:跨代融和,各社會階層及社經地位的凝聚,人際間的信任及守望相助);

(三)社會共融social inclusion:(包括:教育,醫療保障,房屋,就業之公共政策,社區發展及政治權利必須有公平及有影響力的參與);

(四)充權empowerment:(包括:社會及文化的充權,社會階層的流動,社經和政治位置的充權.)

究竟香港的“社會素質”是如何呢? 大家心中有數.2008年7月社聯發表“香港社會發展指數2008”,報告指出,香港的家庭及兒童發展持續走下坡, 家庭團結持續惡化,不利培育香港下一代.

在亂世中,社工的位置及使命更是重要!

社工… …

是服務弱勢社群的工作, 不是服務不公義政策的工作;

是捍衛社會公義為首位, 不是為政府政策護航的工具;

是有信念, 有原則, 有理想的工作. 不是為數字,為跑數, 為交代的死物;

是對人的工作, 不是對電腦顯示屏的工作;

是輔導員, 不是寫信機器;

是聆聽者, 更重要的是政策倡議者;

要具備不斷自省反思, 不斷發聲的使命

社工們,We should come into social work for this!

反叛點,可以嗎?

要求下屆特首推動有質素的社會政策,可以嗎?

(20-11-2011)

廣告

About 進步社工

進步社工話語
本篇發表於 進步社工成員, 何慧芝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