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起「激」,我們總習慣想起你死我活的鬥法。在「成王敗寇」的認知鐵律下,「激」的本質和永遠顯示壓制和反抗之間的緊張情緒。「激」是一個令人悸動的夢魘,稍一觸及,就極度不安。基於對「激」的驚恐,造就了「激」的對立面,得到超乎水平的肯定。在政治方面,講究「和議」;社會方面,追求「穩定」;人際方面,重視「和諧」,意識形態方面,強調「一致」。結果任何異動,都是激,都是太激,都是無政府主義。我們所講的「激」,其實是激情。特別是當我知道當日一起上街的同工如今仍然綁上布條,帶著激情投入要求平反六四、反廿三條立法、保衞菜園村、反高鐵、爭取設立文學館、推動五區總辭、要求大陸當局放劉曉波、投訴警方濫權、反對地產霸權…我們都不禁再質問自己一遍:我,有沒有社會參與的熱情?我是不是也應該放下筆撩起袖管,走上街頭?我們經常提醒自己,勇敢且堅定地介入社會現實和政治活動當中,而非關起來獨地面對自己影子的人,全靠這種激情。我們希望靠着這種激情,能為2011年的香港套上不同的顏色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